多数儿童不会保护个人信息 专家:建议设专章保护

2019-06-11 15:57:04 来源:

如何保护“小原住民”的信息安全
专家建议在颁布个人信息保护法时建立章节保护


制图/李晓军
□我们的记者普小磊
今年的儿童节,全国各地的儿童都收到了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的礼物。5月31日下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关于征求公众意见的通知》(以下简称《意见草案》)。
为了保护儿童的个人信息安全,意见草案指出,如果网络运营商收集和使用儿童的个人信息,他们应明确地通知儿童的监护人,并应得到儿童监护人的明确同意。明确的同意应当是具体的、明确的、明确的和自愿的。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儿童研究所所长孙红艳最近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儿童现在是“互联网原住民”,互联网经常使用和使用,但在同时,他们的个人信息安全也面临很多风险。法规的制定意味着保护儿童的权利变得更加精致。
对于儿童个人信息的保护,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伟的期望更高。
“在网络时代,非常需要制定保护儿童个人信息网络的规定,有利于进一步保护儿童权益。目前,正在起草关于保护个人信息的法律,建议将保护儿童的个人信息作为一个特别章节,增加更详细和更具操作性的规定。朱伟说。
据北京智诚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北京市青少年法律援助研究中心研究员张学梅介绍,保护儿童个人信息最重要的是明确儿童利益最大化的原则,确保规定更为详细、更具执行力和更具操作性。可操作。
大多数儿童不保护个人信息
将伴随互联网发展而来的“后00”和“后10”称为“互联网原住民”,并不夸张。
今年3月26日由共青团青年安全中心和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联合出版的“2018年中国未成年人使用互联网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表明中国未成年互联网用户的规模是1.69亿。未成年人的互联网普及率达到93.7%。
然而,这些“互联网土著”的“生存环境”仍有待改善。
据报道,网络暴力、网络侵权、信息不全等现象依然存在,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工作有待加强。15.6未成年人称,他们曾遭受网上暴力,最常见的是在互联网上的讽刺或辱骂,在互联网上对自己或亲友进行恶意骚扰,以及在互联网上公开个人信息。
孙红艳也深深感受到了“报告”的结论。孙红艳曾带领团队开展儿童互联网接入研究。她发现许多未成年人,尤其是儿童,在上网时最担心的是网络安全问题。他们担心他们的个人信息在上线时会泄露,他们会担心骚扰,尴尬和其他网络。暴力。
“事实上,大多数儿童不保护他们的个人信息。在我们的研究中,我们知道有一定比例的孩子会告诉陌生人他们的名字、年龄和其他信息。而且,它们在认知和行为上是脱节的。即使有些孩子知道信息披露是不安全的,但当他们做其他话题时,他们不小心选择了答案,却泄露了个人信息。孙红岩说。
更令人担忧的是,即使这些儿童提高了积极预防的意识,他们也可能无法防止信息被泄露。毕竟,即使是成年人也无法解决个人信息披露的问题。
但正因为如此,它强调了保护儿童个人信息的紧迫性和重要性。
孙红岩指出,保护儿童个人信息是保护儿童权益的重要组成部分。信息泄露可能是侵害儿童权益的开端,这些信息泄露将成为侵害儿童权益的突破口。
”同时,保护儿童的个人信息也是一种更深层次的保护,即保护儿童的心理健康和价值观。披露儿童的个人信息不仅会危及他们的心理健康,还会产生“信息披露不成问题”的错觉,不会帮助他们发展正确的价值观。Sunhongyan说。
网络运营商应建立儿童信息管理系统
专家认为,在互联网时代,企业拥有最多的个人信息,有义务和能力承担起保护个人信息的责任。
”“在互联网时代,无论是论坛、微博等社区,还是韦查、支付宝、聊天等应用,或淘宝、京东等网上购物平台,都有大量的个人信息。此外,这些企业中的一些仍然非常频繁地使用他们的产品。可以说,保护企业所持有的个人信息是个人信息保护工作的重中之重。朱伟说。
朱伟表示,2018年5月25日,《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生效,旨在限制互联网和大型数据企业处理个人信息和敏感数据,从而保护数据主体的权利。可以看出,草案也采纳了这样的立法理念。
在意见草案中,大多数文章强调了网络运营商的责任。
本规定适用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通过互联网收集、储存、使用、转移和披露儿童个人信息的活动。
意见草案还指出,网络运营商应根据适当的必要性,知情同意,明确目的,安全和法律使用原则收集,存储,使用,转移和披露儿童的个人信息。
张学梅认为,这种立法理念是非常必要的。
根据意见草案,网络经营者应当制定保护儿童个人信息的专门规则和用户协议,设立个人信息保护专员或者指定专人负责保护儿童的个人信息。适用于儿童的用户协议应当简单易懂。
“此外,网络运营商还应建立专门档案,制定儿童信息管理系统,明确保密职责,落实保密责任,严格管理信息档案和信息处理。”张雪梅说。
明确儿童个人信息的授权主题
最近,Yangheqing,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律工作委员会法办公室副主任,向媒体表示,第十三届常务委员会已将制定个人信息保护法纳入立法计划,常务委员会的法律工作机构在深入审查现行法律执行经验的基础上与有关各方合作。对个人信息保护立法的相关问题进行研究和论证,并抓紧开展相关立法工作。
朱熹认为,无论是实施“通用数据保护条例”还是制定意见稿,从中可以看出,加强对儿童信息的保护是全球范围内的一大趋势。因此,我们应抓住个人信息保护法,使这一机会增加对儿童个人信息的保护。
朱伟认为,保护儿童的个人信息不仅要强调网络运营商的责任,还要明确监护人的角色。
一般数据保护条例具体规定,只有当儿童年满16岁时,基于同意的数据处理才是合法的。如果孩子在该年龄以下,只有在有监护权的父母同意(或批准)的情况下,数据处理才是合法的。
意见草案规定,如果网络运营商收集和使用儿童的个人信息,应以明显和明确的方式通知儿童监护人,并获得儿童监护人的明确同意。根据自愿情况,明确同意应具体,明确和明确。
“立法必须明确儿童个人信息的授权主体,除儿童外,还必须有监护人。儿童属于民事行为能力有限的人,个人信息保护意识不足。因此,网络运营商在收集儿童信息时必须获得监护人的同意,而不是儿童授权。朱伟说。
专家们认为,立法还需要澄清一个关键要素:处理儿童个人信息时应遵循的规则。
"收集和使用儿童的个人资料必须符合合法使用的规则,不得用于商业和其他法定目的以外的目的。因为儿童抵抗诱惑的能力很低,因此诸如广告之类的归纳信息很可能会侵犯他们的权利。因此,有必要在立法中澄清处理儿童个人信息的规则,并提高这方面的可操作性。朱伟说。
张雪梅指出,立法应规定,即使监护人明确同意,也不宜根据儿童利益和一般社会认知的最大化原则收集,储存,使用,转移或披露儿童的个人信息。互联网运营商不能收集,存储或使用,转移,​​披露。